光阴的故事(五):孵蛋

作者:逸·文鹤
创作于:2018-07-15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童年呵!是梦中的真,是真中的梦,是回忆时含泪的微笑——《繁星》(序)

  小时候脑子一热,突发奇想,想孵只小鸡出来。

  幼时的经验告诉我,并不是每个鸡蛋都能孵出小鸡的。因为据我观察,奶奶每次准备让母鸡孵小鸡前,都会对鸡蛋进行一番精挑细选。具体表现为:手持鸡蛋,对着门缝透过的光仔细观察,发现一些我不知道的秘密。

  所以我知道,家里的鸡蛋是不能用的。遂求助于我妈。

  我妈回了趟农村,在姥姥家带了个鸡蛋回来。我如获至宝,一蹦三尺高(小时候写日记经常用这个词)。接下来就可以开始我的计划了。

  我的想法很简单,孵小鸡嘛,核心要素是:温度。家里有一小台灯,装的白炽灯,勤勤恳恳工作于电脑桌旁,让我每次打游戏时都倍觉温暖。所以我想拿它作为热源。

  准备了一些塑料泡沫,做成了个小盒子,拿了一些棉花塞满底部及四周,把鸡蛋稳稳当当至于里边。把灯光点亮,把希望留存。爱的守候,如此简单。

  为了达到我感觉的孵鸡蛋所需要的最适宜的温度,我对这台灯可所谓是“上下其手”(注意:这是成语错用法,高考要考)。它的脖子忽长忽短,我的影子忽短忽长。现在想想,我当时认真的样子,就像天桥上认真贴膜的小哥。

  台灯压低了脖子,全方位无死角照射着我的鸡蛋,我心里倍觉舒坦。也曾想过万一这玩意照射时间长了温度太高把棉花引燃发生火灾怎么办,却被我一巴掌呼醒了我自己。呵呵,与我这伟大的事业相比,发生点小火灾又如何。

  感觉只用灯光照射似乎对我的鸡蛋不太贴心,于是我就尽我所能,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加大我与鸡蛋直接接触的机会。于是,上课走时放窝里,回家立马塞裤兜,成了我与鸡蛋的生活常态。

  这似乎是一个美好的开始。

  月黑风高,灯下独眠。没有温暖,没有怀抱。这对一个尚处于襁褓的鸡蛋来说是一件多么残酷的事。于是,某日晚,我做出了一项伟大的决定,让朕的宝宝跟朕睡。可是该把它放到哪里呢?

  我的机智,无人能敌。真相只有一个,我把它放到了我的underwear中。天秀也不如我独秀。

  夜半梦中惊坐起,双股战战觉凉意。

  当天晚上,我就压爆了我的蛋。

  一声长叹兮,惘然失神。擦了擦身子,一觉到天明。

  只可惜,我的蛋啊,命途多舛,跟着我,没活过三天。

  童年呵!回不去了。压力大时,偶尔想想,甚觉欣愉。

0


说点什么

avatar
50
  关注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