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逸·文鹤
创作于:2020-12-31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一个人走夜路的时候,常常让我想起小时候初夏的夜晚,与小伙伴在麦浪丛中玩捉迷藏时的情景。

  夜晚的孤寂,冷煞。如此一般。

  对于躲藏者而言,是幸运的。在接受尚不确定的裁决之前,只需要跑,不停地跑。离风险足够远,找个角度,顺着麦秆划入羁角。

  对于寻觅者而言,是可怖的。在发掘到可用目标之前,需要不停探索,永不停滞。但凡有一丝可能,便要倾尽全力,不断迈步与尝试。

  而这个过程,往往是徒劳地。

  摸黑探索,甚于白昼。

  有时有目的迈步不及信步游荡。

  那时候渴望光,惶恐之间,恨不得洒满碧倾的月色再明亮一些,点亮星空的炮仗再耀眼一些。

  小时候希冀能够迎着光生长,燃烧希望。

  长大后才发现光不会觅人,唯有人觅光。

  对于能看得到的东西,内心往往是舒坦的。

  对于看得不到的东西,内心往往充满焦虑。

  亦如躲藏者与寻觅者。

  感谢躲藏者,让寻觅者永远心存希望。

  践行寻觅者,我终究要成为自己的光。

0


说点什么

avatar
50
  关注  
提醒